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yzwwx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耽美小说 > 和影帝撒糖的日子 >

正文 分卷阅读22
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
    今早去马厩牵马的家仆,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此番情景,心里也隐约察觉事情非比寻常,顿感大难临头,乌云罩顶。

    “说!是谁牵的马!”陈蒨怒吼一声,如一声惊雷,牵过马的家仆肝胆俱裂,双腿一软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磕头求饶:“公子,今早是小人去马厩里牵的马,是管家让我去牵的马,小人愚笨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公子饶命,公子饶命。”

    韩子高此时最担心的陈蒨手伤,他安抚性地拍了拍陈蒨的肩膀,后者回头看了他一眼,与他担忧的眼神对视,心中怒火稍微平息一点。

    然后韩子高吩咐家丁:“你去把府上的大夫请过来,你去叫管家过来,还有你去把专门喂马的马夫喊过来。”

    三个站在一旁听陈蒨训话的家丁,战战兢兢,如遭大赦,速速离开,按照韩子高的吩咐行事。

    很快,大夫,管家和马夫前后脚都来了。

    大夫立刻给陈蒨察看伤口,他的右手食指骨折了,作为一个驰骋沙场,所向披靡的英雄人物,挥剑取对手的项上人头,或者着一剑穿心,刀光剑影,血雨腥风,握剑的右手不能出半点差池。

    大夫让陈蒨在椅子上坐好,聚精会神给陈蒨上药,在用自制的夹片固定他骨折的食指。

    管家见惯了大风大浪,他一来,只见地上跪着一个面如土色的家丁。

    陈蒨和韩子高早上高高兴兴出门,回来的时候,陈蒨的右手伤势不轻,他们的衣服上面满是尘土,甚是狼狈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小修一下。

    ☆、畏罪潜逃

    两匹千金难求的宝马马驹,只有一匹安然无恙地回来了。管家见多识广,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马夫吓得半死,他和家丁往大院门口赶的路上问了,家丁好心告诉他,两匹宝马只回来一匹,太守手上有伤,公子命我来喊你过去问话。

    韩子高小心翼翼辅助大夫给陈蒨的手指包扎,这是一个细致的活儿,大夫专心致志,不敢有一丝疏忽大意。

    处理好伤口,韩子高急问:“大夫,子华的手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大夫考虑一下,言语谨慎,实话实说:“请放心,公子的食指虽然骨折了,俗话说‘伤筋动骨一百天’,只要细心调理,好好养伤,就会恢复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蒨扭头看向韩子高,张口便问:“子高,你的身体可有不适?”

    韩子高感动的想哭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惦记着我。他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,你施展轻功救下了我,子华,你放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陈蒨点了点头,微微抬手,韩子高伸出双手去扶他的胳膊,陈蒨看了看自己包扎好的右手,裹得跟粽子一样,满脸不悦,面色阴郁,语气沉沉道:“那恢复以后,我的右手还能握剑?我还能上阵杀敌吗?”

    伴其左右,浴血奋战,韩子高心里清楚陈蒨骨子里也有嗜血残暴的一面,只不过平时不惹到他还好,但是只要惹到他,后果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面对陈蒨的问题,大夫迟疑不决,不好回答。这种事情,谁都不敢打包票,他若是恢复的好皆大欢喜,他要是恢复的不好,挥剑不去以前灵活自如,招招箫杀刚猛,他一个小小的大夫,怎么付得起这个责任?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为什么不回答?”陈蒨抬高声音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大夫被他吼的吓出一声冷汗,结结巴巴地说:“回公子的话,这种手指骨折恢复程度好坏,因人而异……因人而异……有的恢复的……额……恢复的又快又好,与以前没有什么差别,有的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蒨冷哼一声,大夫对上他寒芒闪烁的目光,突然失语,支支吾吾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韩子高在一旁柔声道:“子华,你先别动怒,当心气坏了身子,你好好养伤,我相信一定会恢复如初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陈蒨还是听得进去的,深吸一口气,陈蒨没有在继续纠缠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不可开交,正在书房翻看密信的陈霸先也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暗卫抱拳道:“大人,公子和韩子高回府了,公子手指食指骨折,韩子高安然无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霸先快速站起来,浓眉纠结,怒声道:“这傻子,他怎么?”

    暗卫接道:“大人,没想到公子对韩子高用情至深。”

    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陈霸先的神出鬼没的暗卫遍布全府上下,流觞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暗卫来报,天刚蒙蒙亮,他鬼鬼祟祟摸到马厩,在韩子高的白马食槽里加了点料。

    流觞离开之后,暗卫靠近食槽,抓了一把马儿吃的饲料查看。

    一闻味不对劲,有一股子奇特的香味,他在脑海搜寻,最后断定,流觞掺和在马儿饲料里的东西是可以导致马儿兴奋的药物,按照剂量来看,一两个时辰之后发作。

    匆忙向陈霸先禀告,大人听了,笑的意味深长,讳莫如深道:“一石二鸟之计,好,好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暗卫就告退,没有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现在,一听暗卫说陈蒨右手食指骨折,陈霸先心中焦急,甚至后悔,疾步如飞匆忙赶去。

    陈蒨左手手拿皮鞭,将跪地求饶的家丁马夫抽打的死去活来,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家丁磕头作揖,呼天抢地道:“公子饶命,小人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韩公子的马儿做手脚。”

    马夫随声附和道:“公子开恩,公子开恩,小人是府上的家生子,做了十几年的马夫,小人何必要做这种搬起石砸自己脚的事?还请公子明察。”

    很快,陈霸先和阿莹父女俩闻讯而来。

    还有,陈蒨命人去取来喂马的饲料。

    看着陈蒨的右手裹着白布,陈霸先痛切心骨,急切的问道:“子华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叔父……”陈蒨唤了一声,就对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他听了。

    陈霸先听了,忍不住责备:“你呀你,那么危险,你怎么那么傻!”

    你为了一个面首,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!

    说着话时,陈霸先不满的眼神冷睨了韩子高一眼,后者不敢与他的眼神对视,立刻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陈蒨不能反驳叔父的话语,却还想着为子高解围,“叔父,不关子高的事,他也不想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陈霸先瞅了陈蒨一眼,叹一口气,眼中尽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阿莹听了他们说的话。神色一变,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昨晚,流觞与她月下对饮,还问了自己许多韩子高和堂兄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的行程,还是自己透露给他的。

    喝的晕晕乎乎,阿莹对流觞愁眉苦脸道:“堂兄和子高现在感情更好了,明天,他们还要骑马出游,郊外有一处好风景,还是我告诉堂兄的呢,你看我大度不大度?”

    “流觞”,他去了哪里?这会子没看见他,昨晚,我喝多了酒,云里雾里,模糊的记忆,是他扶我回房休息的,一早醒来,就没有看见他的人影。难道这事和他有关?!

    正当阿莹心乱如麻的时候,大夫仔细检查了喂马的饲料,奇香扑鼻,对众人字字清晰道:“回大人和公子,喂马的饲料被人做了手脚,这种药物名为‘疯癫散’,可致马儿失控,伤及骑马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安静下来,内心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理清了些思绪,陈蒨看向阿莹,见她脸色难看,便问道:“阿莹,昨天,我只向你透露了我和子高的行程,郊外有一处好风景,还是你和我说的,那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今日我和子高打算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猛然被陈蒨点名,阿莹有点茫然无措,看了看陈蒨,又看了看父亲。

    陈霸先当然不想把自己的女儿扯进来,也不想阿莹和陈蒨因为“马儿投毒”一事,生了嫌隙。

    拿眼一瞪,催促道:“阿莹,你堂兄问你话呢,你就照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阿莹应答一声,如实相告:“昨天,我无意间对流觞提起过,你们今天的行程安排。”

    流觞啊流觞,真是看不出来,你的心肠如此歹毒,给马投毒,想要加害子高,你可别怪我不念旧情,你自己自找的!

    父亲和堂兄常年在外征战,父亲对于自己疏于管教,但是,当着大家的面,阿莹将昨晚和流觞“月下对饮”的事隐瞒了,只向他们透露了一个信息,流觞是“给马投毒”的最大嫌疑人。

    自己的私事,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和当着众人的面,从自己嘴里说出来,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人在哪儿?”陈霸先左顾右盼,眼神冷的像冰,大家连连摇头,表示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管家接道:“大人,看来那个流觞已经畏罪潜逃了,不如派人去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,快去!”陈霸先大手一挥,心情恶劣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去办。”管家安排了二十个武艺高超的侍卫,前去捉拿流觞。

    侍卫们身手矫健,雷厉风行,抓回了畏罪潜逃的流觞。

    把他往场中一扔,陈蒨俯视流觞就像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。

    流觞心如死灰,清楚明白自己难逃一死,索性豁出去了,与陈蒨对视,气愤不已:“今时今日,你才正眼瞧我,你可知道我是谁?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其实流觞说的没错,今日此时,陈蒨才正眼看他,努力在记忆中搜寻。

    这时,阿莹走过来,在他耳边悄声道:“堂兄,你忘了,他是以前你的部下送给你的面首,后来我把他要了去……”

    阿莹这么一提醒,陈蒨才想起来,原来这个人是自己赠予堂妹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,阿莹上次在花园,对子高表白,他态度坚决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我出面阻拦,言辞拒绝。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