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yzwwx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耽美小说 > 和影帝撒糖的日子 >

正文 分卷阅读15
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
    不过,等到戏拍完了,曲终人散,还要学会抽身而退,不能推泥带水,这就是所谓的“出戏”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的赵朗星,可能就是一种“入戏”的状态,要不然,他就不会盯着荻乐涛猛瞧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顾崇理笑了笑,端起两杯酒,递给赵朗星一杯,建议:“不妨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赵朗星接过顾崇理递过来的酒,仔细观察,包间灯光迷离,高脚杯里的美酒显出彩虹的颜色,喝了一小口,脑海却在回放特写镜头,荻乐涛那沾了美酒,线条优美,饱满润泽,略微湿漉漉的嘴唇。

    很诱人……

    荻乐涛连喝了三杯酒,有点上头了,他还想喝,孙鹏程担心他喝多酒,整出什么幺蛾子,不好收场,急忙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三位大佬在这坐着呢,他酒量浅的很,酒品更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荻乐涛不乐意了,嚷嚷道:“大……大鹏……你干什么,我……我还没喝够呢……”

    包间伴奏和唱歌的声音比较大,压住了不远处说话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,赵朗星已经注意到荻乐涛,发现他酒喝多了,眼神朦胧的样子,像是在春水里微微荡漾的桃花花瓣。

    “别喝了,别喝了,来,吃水果,我给你剥一颗荔枝。”孙鹏程将剥好的荔枝,递到荻乐涛的嘴边,心里七上八下的,这人说话都不利索了,很危险。我心说,水果酒度数也不高,一时疏忽大意,荻乐涛就喝成这样,孙鹏程心里直冒苦水。

    荻乐涛将亮晶晶的荔枝接过来,放在嘴里吃了,嘴里念叨着:“红尘一骑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……奢侈,太奢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对,你说的都对,来来,再来吃一颗。”孙鹏程一心一意想着转移他的注意力,别在想着喝酒。

    可惜,荻乐涛记忆力太好了,接过荔枝往嘴里一丢,伸长了脖子,左看右看,嘀咕道:“诶?我的酒呢?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,没了,都喝完了。”孙鹏程暗自庆幸茶几上的酒都被大家喝光了。

    荻乐涛嗯了一声,闷闷不乐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当他发现大佬赵朗星还端着高脚杯,浅尝美酒,自得其乐,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    我是说那么多酒怎么没了,原来都被他给喝了呀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荻乐涛目标明确,跌跌撞撞冲着赵朗星去了。

    孙鹏程头皮发麻,想要拦住荻乐涛,他一把拽住荻乐涛的胳膊,声音发颤:“乐涛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?”荻乐涛身子往前倾,活像一只出笼的小鸟,多么的急不可耐,他对孙鹏程勾唇一笑,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:“大鹏,你就瞧好吧,我去找大佬要杯酒喝。”

    什么?!孙鹏程面容扭曲,胆战心惊!

    你丫的这是要去喝酒的样子吗?你丫的分明是挑衅大佬去的好吧?!你当我是傻的!

    孙鹏程想要死死地拽入荻乐涛的胳膊,打死都不会让他去自毁前程。

    可是,荻乐涛知道他的软肋,伸出手指在孙鹏程肉肉的下巴挠了两下,像逗猫似的,顿时,孙鹏程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控制不住,呵呵呵直笑,荻乐涛就趁机溜走了。

    “荻乐涛……你回来……”孙鹏程吓得牙齿打颤,难以想象,他到底想要干什么!!!

    荻乐涛径直走到赵朗星面前,顾崇理非常识趣地让了个位置给他,招呼道:“乐涛,来来来,到这里来坐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哪!看戏不怕台高,都十分乐意给他们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周子慕早就把话筒交给宋安然,完完全全被荻乐涛和赵朗星吸引。

    宋安然傻傻的拿着话筒,暗暗的为喝酒壮了胆的荻乐涛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只见众目睽睽之下,荻乐涛对给他让位置的顾崇理微笑致意,一屁股坐在赵朗星的身边。

    赵朗星端着酒杯,全神戒备地盯着荻乐涛,不晓得自己这命里的克星,他到底又想要干些什么?!

    坐在不远处的高远,不自觉地站了起来,如果荻乐涛借酒装疯,自己一定会第一时间阻止他。

    荻乐涛不由分说,一把抢过赵朗星的酒杯,一仰头将美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知是谁将伴奏的声音调小了许多,这是一首曲调悲伤的歌曲,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朵拉睁大了眼睛,吓得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间接接吻,星哥是顾总都会给几分面子的人哪!乐涛,拜托,你快清醒一点吧!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荻乐涛将酒杯放在茶几上,用手背抹了抹嘴巴,然后,注视着赵朗星深邃如海的眼睛,嚎了一嗓子,一把握住他的大手,可怜兮兮道:“星哥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大人有大量,就别生我的气了,成不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家一头雾水,荻乐涛他到底怎么惹到星哥了这是?!

    赵朗星当然知道荻乐涛说的是什么事,生怕他瞎说,掀了掀唇,刚准备说话,阻止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无奈,荻乐涛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张口就道:“星哥,我真的不知道会这么严重,不过就是二次而已,害的你做了手术,又做了二次手术,在家整整躺了一个星期,一动腰就疼,不动吊就疼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别生我的气了,好不好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语出惊人,石破天惊,晴天霹雳,震天动地!!!!!!

    众人张口结舌,在脑海中增色脑补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,原来,不是赵朗星没有上手,而是玩的太嗨,进了医院,哦~原来如此~周子慕脑袋里的黄色废料满天飞,连带着看向赵朗星和荻乐涛的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,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孙鹏程想死的心都有了,荻乐涛你在胡说些什么,等你酒醒了,我看你怎么办?你就等着自杀谢罪吧你!

    顾崇理他看着赵朗星黑的像锅底的俊脸,气喘如牛的样子,乐的不行。

    周子慕健步如飞跑过来,还嫌不够乱,伸手拍了拍赵朗星的胳膊,一脸了然,十分理解地说:“朗星,这是好事啊,好事,恭喜,恭喜脱单,不过,身体同样也很重要,要细水放长流嘛,是吧?”

    赵朗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得,这两人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☆、不作不死

    荻乐涛说完了他想说的话,两眼皮子开始打架,迷迷瞪瞪,扑通一声栽倒在赵朗星的怀里。

    赵朗星一脸嫌弃地将他推开,让他歪头倒在沙发上,随即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刚才,周子慕注意到一个小细节,赵朗星在推开荻乐涛的时候,有一只手还不忘护着他的后脑勺,装什么装啊!不就是日出感情来了嘛,这有什么,大家都是成年人,先走肾后走心,这种事情也是有的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荻乐涛从宿醉中醒来,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,头感觉有点疼,一看手机六点半了,起晚了半个小时,咋咋呼呼喊孙鹏程倒杯水来给他喝。

    发觉孙鹏程倒了一杯水给他,脸色难看的像是谁欠了他陈芝麻烂谷子没还,荻乐涛赶紧起床,喝了几口水,随口道:“怎么了?你这是?撩妹没撩到,碰了一鼻子灰?”

    不问还好,一问就火大。孙鹏程怒斥:“好你个荻乐涛,你在这给我装傻是不?劳资昨天晚上心脏病都快要给你吓出来了,你倒像个没事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荻乐涛用手抓了抓头发,狐疑道:“昨天晚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?”荻乐涛一脸无辜的表情,孙鹏程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,荻乐涛注视着孙鹏程眼睛,紧张兮兮地说:“大鹏,你别吓我,昨晚我到底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干的好事你全部都忘了?”孙鹏程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?”荻乐涛用手摸了摸额头,绞尽脑汁,愣是没想出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大鹏,你别卖关子,我都快急死了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荻乐涛眉头紧皱,抓心挠肝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孙鹏程靠近荻乐涛,一字一句道:“昨晚,收工以后,周导请我们去帝豪ktv唱歌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努力想了想,是有这么一回事。荻乐涛连忙点点头。

    孙鹏程接着说:“结果呢,你喝多了,就跑过去抢了星哥手里的酒来喝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荻乐涛大吃一惊,自己都吓了一跳,抱怨:“我说,大鹏,你怎么不拦着我呀?”

    “我拦的住吗?你小子下阴手,挠我的痒痒。”孙鹏程气恼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那后来我没做什么更过分的事吧?”荻乐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孙鹏程怒瞪他一眼,索性竹筒倒豆子,都说给他听了:“你呀你,酒喝多了胡言乱语,把人家星哥做手术的事情全部给抖落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雷轰顶,荻乐涛目瞪口呆,宛如石化!

    只听见孙鹏程又在他耳边道:“不仅如此,你说话颠三倒四的,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呀,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,说的好像是你和星哥那个什么的时候,挑战了什么高难度的动作,嗨翻了天,搞得星哥去医院做了二次手术,真他妈艹蛋,现在全剧组的同事都知道你和星哥有一腿了,你看这叫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”荻乐涛双腿发软,差点昏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荻乐涛和孙鹏程小心翼翼来到了剧组,大家看荻乐涛的眼神,都变得和平常不一样了,内容丰富,暧昧的很。

    荻乐涛如履薄冰,有一种如临深渊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他不太敢看赵朗星,偶尔匆匆瞄一眼,也是徒增伤感。

    大佬真的生气了,当他是空气,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。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