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yzwwx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耽美小说 > 和影帝撒糖的日子 >

正文 分卷阅读13
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
    可是,赵朗星酷爱表演,瞒着父母,参加了表演学院的暑期招生。

    前来报名的男生女生,多达二三万人,过五关斩六将,最后,只录取了五百多人。

    赵朗星榜上有名,等到他的父母知道,他背着自己,选择了表演专业,以后想要从事演绎工作,特别是他的父亲,雷霆大发,直接就断了二儿子的经济来源。

    他觉得赵朗星,从小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没有吃过什么苦,只要他没钱用,自然就会乖乖的回来,听从他们的安排。

    结果呢,赵朗星并没有如他所愿,这人,贼精贼精,学习好,表现好,不用父母多操心,平时父母给他的零花钱,也挺多的,用不完就存在卡里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因为他心里清楚,迟早会有这么一天,和父母摊牌,为了自己的梦想,披荆斩棘,瑀瑀独行。

    在校期间,他也没有闲着,休息时间,会接点活来做,比如广告模特和参演一些某剧的小角色,有的时候,连一句台词都没有,有的时候,有一两句台词,欢欣鼓舞,反复琢磨,争取在正式开拍的那一刻,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这样来说,赵朗星涉足演艺行业,从底层做起,出演甲乙丙丁,这一点说来,他们两人的人生经历还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出生富贵之家,放在小说里,就是那一种一出场,自带闪光灯和特效的男主角,呜呜呜,本宝宝好羡慕。

    荻乐涛在柠檬树待了一会,心里酸溜溜的,暗自伤怀,顾影自怜了一下下,然后,重振旗鼓,回到现实中来。

    对了,我不是还有对我好的没话说的奶奶吗?小的时候,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先给我,哪怕是村里人给的一把瓜子,几块糖果,都会留给我,好想她老人家。

    荻乐涛想给奶奶打个电话,问候一声,一看手机屏幕,时间不早了,晚上十点四十五分了。

    算了,奶奶晚上睡得早,习惯早睡早起,我还是明天早上再给她打电话,以免打扰她休息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荻乐涛也爬上了床,安安心心的去睡了。

    次日,荻乐涛六点钟起床,就给奶奶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接通之后,荻乐涛亲切的说:“喂?奶奶,我是乐涛。”

    奶奶说话语气透着喜悦之情:“乐涛,这么早就起床了,工作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内心一片柔软,荻乐涛回答:“不辛苦,不辛苦,奶奶,我接到好工作了,等我赚了钱,就在北城买一所大房子,接您一起来住。”

    奶奶:“好好,我的孙子长本事。奶奶听了也高兴,我都听张婶说了,说你工作可好了,她还把你的那个什么频调给我看,什么频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奶奶在手机一端苦思冥想,荻乐涛接口道:“那个是视频,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那个视什么频的,张婶她说你演的是带兵打仗的大将军,威风的很,是不是啊,乐涛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没错,我就是演得带兵打仗的将军。”荻乐涛就顺着奶奶话说。

    奶奶一听,仔细一想,叮嘱道:“乐涛,工作归工作,演戏的时候,也要注意安全,我看电视上,拿刀啊叉的,特别利,一下子就把人给杀了,危不危险?”

    知道奶奶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安全问题,荻乐涛耐心给她解释:“奶奶,您就放心吧,拍电视剧用的武器,比如刀剑都是没开封的钝刀钝剑,其实一点都不锋利,不伤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奶奶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荻乐涛接着说:“是真的,在说,拍戏的时候,您看着像是一刀捅在人的肚子上,其实都是借位拍摄,长刀都是刺向演员的一边,刀刃根本都没有挨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姐妹拍摄?”奶奶一不留情,听岔了,将借位拍摄听成了姐妹拍摄。

    荻乐涛明白专业术语,就算解释给奶奶听,估计她难得听懂。于是,就顺手推舟道:“是啊,姐妹拍摄,舞刀弄剑,拍摄打戏的都是女领导,她们细心着呢,您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奶奶心里的石头落下,又交代一句:“钱赚的够用就行了,身体最重要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奶奶您的身体怎么样?”荻乐涛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特别关注肯定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☆、姑娘小心(捉虫)

    “我呀,好得很,一餐一碗饭,身子骨硬朗,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就和张婶说,我有打过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大妈他们有没有来看过您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里有一二十亩田,事多,你大伯还要打零工挣钱,哪有时间。奶奶身体好,不用担心,现在我又没有田种,就是亩把田的菜园子。你放心,奶奶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大伯大妈,同住一个村子,两家的距离,步行只要十分钟左右,对年迈体弱的奶奶漠不关心,也不怕被别人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荻乐涛和奶奶讲了十几分电话,才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张婶和荻乐涛是邻居,心地善良,奶奶有什么头疼脑热,都是她在照看。荻乐涛每次寄生活费给奶奶,还给张婶寄钱几百块,相当于请她照顾奶奶的饮食起居,有什么事情就让她及时和自己联系。

    伯伯和伯母一家,根本指望不上,他们一家和奶奶还有自己住在一个村子里,连外面的人都不如,奶奶有个头疼脑热,从来不管。

    荻乐涛的父母在他十岁的时候,就先后生了重病,离开了人世,是奶奶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。

    伯伯和荻乐涛的父亲是亲兄弟,自从荻乐涛的父母走后,他们夫妻二人生怕自己的亲娘会带着荻乐涛找麻烦,躲得远远的,他们自己的孩子,大儿子和小女儿吃白面馒头。

    荻乐涛和奶奶饥一餐饱一餐,有一次,他们家在蒸馒头吃,传来一阵阵白面馒头的清香味,恰好,荻乐涛和奶奶从他们家门前经过,他们家的大儿子,吃的腮帮子鼓鼓的,高举着白面馒头,对荻乐涛挤眉弄眼得瑟,大妈就立刻砰咚一声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有一次,荻乐涛生病发高烧,奶奶走投无路,抱着他去找伯伯伯母,伯伯没有说什么,伯母一翻白眼,不阴不阳地说:我们自己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,哪有闲钱和他看病。

    奶奶含泪离开,后来,还是张婶和李叔将他送去了镇医院,一检查,高烧四十度,荻乐涛头烫的像块烧红的烙铁,张婶李叔不仅借钱给他们看病,打针输液,保了他一条小命,还忙前忙后的照顾他。

    恩重如山,没齿难忘。

    奶奶现在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,家里八亩多田,大伯和大妈以她上了年纪为由要了去,每年给她一点口粮和菜油。

    奶奶打电话和荻乐涛说了,也就答应他们了。奶奶不敢不答应,万一,自己过世了,惹怒了他们,他们不管自己的身后事,那些钱全部都要孙子自己来出,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    这些安排,都是荻乐涛魂穿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见孙鹏程在敲响了房门,荻乐涛嘴里应答一声,收回思绪,开门走了出去,赶赴片场,开始一天新的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场戏,是陈蒨凯旋而归,将韩子高带回了府邸。

    叔父陈霸先,一脸胡渣,长相粗犷,身材魁梧,陈蒨和韩子高一一给他行礼。

    陈霸先的女儿阿莹,听说堂兄大胜而归,不仅如此,还带回来了大名鼎鼎的韩子高。

    高兴的跟什么似的,化身翩翩起舞的蝴蝶,一阵风似的跑到他们的面前,流觞在她身后,呼唤她,让她慢点跑,小心摔倒,也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陈霸先看着女儿心急火燎跑过来,一点大家闺蜜的样子都没有,板着脸训斥:“慌慌张张的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面对爹的斥责,阿莹心虚地吐了吐舌头,往陈蒨身边靠了靠,拽着他的胳膊,颇有些委屈地说:“堂兄凯旋而归,我想来给他贺喜嘛,那么凶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霸先对这个女儿最是没有办法,说她她不听,说的狠了,就只会掉眼泪。

    陈蒨伸手轻拍了拍阿莹的肩膀,急忙解围:“叔父,阿莹从小性子活泼,她如果一反常态,您只怕还会更加担心呢。”

    自己儿子,没有一个能够独挡一面,为自己排忧解难的,陈蒨等同于自己的亲生儿子,他为阿莹出言调和,陈霸先也没有脾气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家宴都已准备好,叔父为你们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父。”

    他们你一言我一语,反观惹了祸的阿莹,像没事人似的,拽着陈蒨的胳膊,巧笑嫣然,对清雅绝尘的韩子高,悄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韩子高微笑颌首。

    他长的真好看,不是那种一眼惊为天人的好看,而是好看到看了第一眼,就要珍惜看第二眼的好看。

    怎么就那么好看呢,对你一笑,就撩动了心弦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往大厅里走,走在他们身后的流觞将阿莹偷瞄韩子高的小动作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不知觉咬了咬后槽牙,喉结动了动,眼中一片阴郁之色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陈蒨自打回府,就没正正眼看过流觞,只怕是他姓甚名谁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韩子高啊韩子高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闯进来!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陈蒨带领将士在练兵场,如火如荼,练兵习武。

    韩子高在府邸随意走动,观赏美景。

    当他走到一棵硕果累累的枇杷树下,发现阿莹不顾形象,攀爬树木,摘树上最大最甜的枇杷吃。

    她像灵巧的小猴子,跨坐在树上,剥皮品尝酸甜可口的果肉,穿着粉色牡丹绣花鞋的两只小脚,还悠哉悠哉地荡来荡去。

    阿莹吃的有滋有味,当她和韩子高惊讶的目光接触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哎呀,是他,怎么能让他看见我这么粗鲁一点都不淑女的样子。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