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yzwwx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耽美小说 > 和影帝撒糖的日子 >

正文 分卷阅读4
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
    缓步走过来的青涩嫩男,嫩的能掐出水来。

    周子慕微一扬眉。赵朗星洁身自好了二十五年,性取向不明,原来他喜欢是这一挂气质干净,长相无害的蓝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周子慕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赵朗星脑海闪过几个画面,风风火火,撞了人,连撞带推,也不道歉,溜之大吉,害他重新做了二次手术,在家整整躺了一个多星期!不动腰就疼,一动吊就疼,那种深入骨髓的疼,简直要命!!!

    以至于现在他猛地看见这张眼神无辜的脸,某个部位就生理性紧绷难受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嘴角抽搐下,阴沉沉的语气道:“认识,当然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瞧着赵朗星一脸吃瘪的表情。身为艺术工作者的周子慕,不禁浮想联翩。难不成?赵朗星看中了他,还没得手,所以郁郁不乐。

    其实,只打一进门,荻乐涛发现赵朗星看他的眼神如两道闪电,心里漏掉了半拍。

    哟呵!赵朗星好直接,难道他对我有好感,一眼就相中了,天助我也。

    在仔细看看,不对呀,他的眼神似乎还藏有熊熊燃烧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的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睛看着好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,在哪里见过呢?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?

    “医院,赵朗星刚做完手术,你在跑的时候撞到过他。”神出鬼没的统哥及时出现,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荻乐涛心中警铃大作,急问:“统哥,那个戴帽子的男人就是他?那他是做了什么手术?我不小心撞倒他。”

    “biao皮手术,你害他做了二次手术,在家整整躺了一个星期,不动腰就疼,一动吊就疼。我估摸着,他杀你的心都有了,乐涛,自求多福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我擦!这个玩笑开大了,这种鸡盘太奇葩,我要求重新来过。

    赵朗星和荻乐涛之间暗潮涌动,可是蒙在鼓里周子慕他不知道呀,心里已经打定主意。不管眼前的这位选手表现的怎么样,他既然是赵朗星看上的人,我就做了顺水人情让他留下来好了,至于角色嘛,再做安排。

    “荻乐涛是吧?小宋先给他一个镜头,看看怎么样?”周子慕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齐也是一个精明人,看出了几分星哥和小嫩男选手之间的猫腻,对荻乐涛说:“你找到这边来,我给你拍一个镜头。”

    荻乐涛闻言照做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我想的话,应该是超级疼的,毕竟都是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☆、发现猎物

    镜头一开,五官比例,堪称完美,双腿修长,气质干净,在镜头前,五官没有硬伤,皮肤也是雪白如瓷,所以镜头对他特别温柔,意外的好看。

    周子慕:这张小脸真是为镜头长的,朗星眼光不错嘛。

    宋安然:小哥颜值高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。

    赵朗星:……

    随后,周子慕又让荻乐涛说了说他在某些剧中参演的角色,拍戏的体验和心得,荻乐涛从容应对,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赵朗星此时此刻,心里像猫抓似的难受,两个字“不爽”!四个字“极其不爽”!

    看着荻乐涛和周子慕谈论各大电视台热播的新剧,制作的精良,演员出彩的表演,片头和片尾曲前后呼应,朗朗上口,传唱度很高,无形之中,又是一种深入人心的宣传手段。

    赵朗星看着荻乐涛的样子,哪哪都不顺眼,他不动声色地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周子慕看了他一眼,回过神来,忙问:“朗星,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赵朗星瞳孔微缩,荻乐涛有一种自己是待宰的羔羊的错觉,仿佛危机四伏的丛林,体态庞大的掠食动物,发现猎物,锁定目标的状态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当然,自己就是那个漫步在丛林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他慌忙移开视线,他的行为,令赵朗星更加笃定,这小子他一定是心虚,所以才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赵朗星计上心来,慢悠悠地说:“荻乐涛,你来表演一下撞了人,也不道歉,夺路而逃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这是唱的哪一出?!周子慕和宋安然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莫非赵朗星求而不得,恼羞成怒,因爱生恨,故意刁难人家小嫩男。

    喂!赵朗星,你这样可不行,你这样是找不到老婆的。

    赵朗星所说的话,一字一句敲打在荻乐涛的心上,令他尴尬不已,不知不觉,手心又是湿濡濡的了。

    一般玛丽苏文发生这样的情况,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,就是说,要和大佬对着干,他才会对你另眼相看,由衷的赞叹一句:这小东西该死的甜美!

    于是,荻乐涛打定主意,深吸一口气,猛地抬头,无知无畏,直视着赵朗星深邃如海的眼睛,吐词清晰道:“好啊,那请星哥你配合我一下,我来演撞人的混蛋,你来演被撞的倒霉蛋。”

    劳资配合你个鸟!妈的!智障!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。”赵朗星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,语气焦躁:“回去等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听到这句话,荻乐涛如蒙大赦,脚底抹油,溜了。

    周子慕:从他们的互动可以看出来,还有点相爱先杀的感觉。

    宋安然:小哥好可耐,被圈粉了。

    发现荻乐涛神色慌张从办公室走出来,孙鹏程赶紧凑拢过来,急问:“怎么了?你这是?”

    人多嘴杂,荻乐涛不便多说,他摇了摇头,将孙鹏程拽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哭丧着脸道:“大鹏,我摊上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孙鹏程被他这么一说,不由得紧张起来,眼睛紧盯着荻乐涛。

    四下一看,没人注意到他们,荻乐涛将手拢在唇边,压低声音道:“上次,我病床上跳下来,不想做整容手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呀,怎么了?”孙鹏程一头雾水,荻乐涛一咬牙,竹筒倒豆子一般,和盘托出:“上次,我从病床上跳下来,反悔不想做整容手术,其实,我忘了告诉你,我撞到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孙鹏程皱眉仔细回想一遍,是啊,没错,荻乐涛在跑的时候,的的确确撞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愕然道:“怎么?我记得你在跑的时候,就是推了他一把,他就倒在座椅上了,他个子很高,很魁梧,怎么一推,就倒在了座椅上,难不成他还想碰瓷?”

    “哎呀,碰什么瓷啊!人家根本就不差钱。”荻乐涛哭笑不得,在孙鹏程疑惑不解的眼神中,语气快速道:“那一天,我从医院的病床上跳下来,慌不择路,不小心撞到人,他才拽着我的衣服,我正准备赔礼道歉……然后,你突然杀猪般嚎了一嗓子,把我吓得魂都落了,我才急忙推开他……”

    孙鹏程被他说的云里雾里,好不容易理清头绪,抓住重点:“哪个被你撞到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荻乐涛深吸一口气,字字清晰道:“被我连撞带推的人,他就是现在办公室坐着挑选演员的大佬——赵朗星星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孙鹏程双手抓住荻乐涛的胳膊,脑袋瓜子充血,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荻乐涛垂下眼睑,抿着嘴唇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是快走吧,别海选了。”孙鹏程拽着荻乐涛就走。

    荻乐涛顺着他的步伐,小声道:“选都选了,当时,赵朗星在医院刚做了biao皮手术,应该是随治随走的那一种,我连撞带推,害他又做了二次手术,他在家整整躺了一个星期,所以……我和他的梁子算是结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……”孙鹏程不知道内幕还好,一听荻乐涛说出事实真相,如此严重,脚下瘫软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荻乐涛赶紧将他扶稳,惨兮兮道:“大鹏,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飞来横祸,孙鹏程心生疑惑,这种个人隐私,大家也不可能私下妄议。

    便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大佬做了什么手术?”

    这一问就还真的把荻乐涛给问住了,他总不能告诉孙鹏程,是统哥告诉自己详细情况的吧。

    两眼珠子一转,荻乐涛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:“是医院里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医院里的朋友,哪个朋友?我认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他不想太多人知道他的身份,别说他了,大鹏,你别问这么多了,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呀……”荻乐涛即可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孙鹏程不在纠结荻乐涛医院里的神秘好友是谁了。苦思冥想,用试探的语气道:“要不你也去割一下,割皮谢罪?”

    “靠!我没有!”荻乐涛夹紧双腿,连走路的姿势都不自然了,脸色巨变,忽而想到,又问:“你有没有?”

    孙鹏程黯然神伤道:“我九岁的时候,我妈就带我去割了……”瞅了荻乐涛一眼,懊悔不已道:“割早了,要不还能让你拿去充个数。”

    荻乐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朗星:你小子够吊啊,才见了两次面,就让爸爸配合你……(‵□′)

    乐涛:那我配合你个鸟,好不好?(≧w≦)

    朗星:……(⊙o⊙)!

    ☆、前尘往事

    一个星期之后,日盼夜盼,荻乐涛终于接到了摄影小哥——宋安然的电话,邀请他到畅想影视城试装试镜。

    手机挂断之后,荻乐涛心潮难平,情难自抑。

    就好像在沙漠中举步维艰的人,突然发现了一大片绿洲。又好像在黑暗中独行的人,窥见远处的一丝光亮。

上一章和影帝撒糖的日子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