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yzwwx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武侠修真 > 赤心巡天 >

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涯苦


上一章赤心巡天下一章


    杨柳已经回到了怀岛,但应该不是因为海祭活动将近。

    因为回到怀岛的这些天,他每日买醉,并未有参与什么杂务。

    姜望很容易就可以推导出来一个结果——杨柳已经在追逐照无颜的过程里出局。

    按照田和给的情报,杨柳好美服、喜美酒,热衷于打扮自己。以修行而论,他算得上是海京平一众弟子里面最出色的一个,与海京平的感情也很好。

    碧珠婆婆让姜望想办法跟海京平搭上线,也不是没有道理——如果之前在小月牙岛姜望的确和杨柳相处融洽的话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因为许象乾的关系,杨柳能给姜望好脸色才怪。

    不过姜望已经做足了热脸贴冷屁股的打算,如能真的救下竹碧琼,受点委屈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在月牙岛,资深酒客最常去的地方,应该是青鳌礁,因为一块巨大的鳌状青石而得名。

    而清平乐,是青鳌礁最好的酒楼。

    在来清平乐之前,姜望用三百颗道元石,买了一坛天涯苦。这酒不一般,据说是钓海楼祖师钓龙客当年最爱喝的酒,每年只出十坛。

    姜望还是请托碧珠婆婆才能买到,他完全可以走别的门路,但这个请托本身也是向碧珠婆婆报备进程。

    自带酒水上酒楼,通常不会受到欢迎,但只要银子给得到位,也就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左手半抱着酒坛,姜望不请自入,闯进了杨柳包下的雅间。

    彼时其人正临窗独饮,神情落寞。骤听得动静,眉头一拧,便要发作。

    见得是姜望,怒气压下来一些,但语气仍是不好:“不问而取是为偷,不请而入是为贼。君知否”

    姜望一听这话,便知自己主要还是被许象乾迁怒,不然杨柳何必如此文绉绉。摆明了针对读书人嘛。

    但读书人的朋友未必能沾上书香,无赖的朋友却难免染到无赖。

    姜望不但不恼,反倒一笑:“柳兄不要这个样子,我登门是为拜访,一不偷,二不抢,怎能是贼别忘了,在三味庄,我还请你吃过海鲜呢!”

    这话也真亏他好意思说。当时若非杨柳死缠烂打,掏钱包场,如何能够入席。

    不过他当时死缠烂打求着入席,现在也没有办法拒绝姜望落座。

    只神情郁郁,闷声道:“我姓杨。”

    “杨柳兄你误会了。”姜望赶紧找补:“我叫你柳兄呢,是有意称名,以表亲热。就像我叫许象乾为象乾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提许象乾!”杨柳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你是来羞辱我的,是吗追到怀岛来羞辱我”

    “误会了,误会了。”姜望几步走到桌前,诚恳的说道:“柳……杨柳兄,我离开小月牙岛的时间有些早,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”

    杨柳大概也觉得,自己冲姜望发火,实在有失风度,悻悻地往椅子上一靠,嘴硬道: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姜望顺势就在他旁边坐下了,一副老朋友的样子,很是关心地道:“这话我或许不该问,不过,唉。你跟照姑娘如何了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如何。”杨柳眼睛看向窗外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平静:“她说不希望我再跟着她,希望我有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还冷笑了一声,大概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毫不在意、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但分明眼睛都泛泪光了。

    姜望在心中轻叹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还是太要脸,像这种话对许象乾就没有什么说服力。

    许象乾只会回一些诸如“我的生活就是你”、“我没有跟着你,我只是跟着我们的缘分”之类恶心人的话。绝不会像杨柳这样认输离场,独自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“唉,这真是可惜。”姜望一脸诚恳:“我说句老实话,我看你跟照姑娘非常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跟许象乾比呢”杨柳闷声问。

    “许象乾怎么能跟你比”姜望掷地有声,就差指天发誓了:“你强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”杨柳转回头来,盯着他:“我强在哪里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姜望没想到他如此实诚,愣了愣才道:“你头发比他多!”

    杨柳明显的更加失落了,他叹了一口气,没有心情再与姜望应付:“如果你是来嘲讽我的,就大可不必。我与许象乾之前是有些矛盾,但也都是为了心上之人,各使手段而已。现在许象乾已经赢了,你们何苦还要如此呢”

    他这次看来是真的伤透了心。一点争强好胜的心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照无颜并不是一个让人一眼惊艳的女人,但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抛开其余不说,杨柳、许象乾都算得上是一时才俊,可全都为她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“其实,说许象乾赢了,也未必。照姑娘并不是一个容易动心的人,她有很清晰的目标,知道自己要什么,我看她不会为任何人停留。”

    在照无颜默默观察姜望的同时,姜望又怎会没有认真观察这个令许象乾痴迷的女人呢

    他这次说的,其实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许象乾现在,最多也就是不被讨厌罢了。”

    姜望的这番分析,不管对错如何。至少看起来很成熟老道,颇具洞见。

    但杨柳很显然并没有得到安慰,反而脸都皱了起来:“所以我已经被讨厌了是吗”

    甚至声音里都隐约带了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要是他当场哭出来……

    这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姜望赶紧将那坛天涯苦移来,一掌拍开封泥。

    带着淡淡苦涩的酒气,就这样绕在鼻端,余韵不歇。

    “来!杨兄,已经过去的事情,不必再说。我们尝尝这好酒!正所谓,一醉解千愁!”

    清澈的酒液倒满了两只瓷碗,此时的姜望,显得豪迈又亲切。

    杨柳也不想被看笑话,当即抹去心事,与姜望连干三碗。

    天涯苦的味道,在淡淡的苦涩中,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哀愁。不知道为什么,酒劲直往心底里钻。

    越是咂摸,越觉苦涩,可又越想咂摸。

    姜望忽然理解了,这酒为何名为“天涯苦”。真的是苦在漂泊羁旅,苦在孤身天涯。这酒,本身即有情绪。

    他消化着心里突来的淡淡情绪,斟酌着该如何开口,把话题转移到海京平身上去。

    但旁边的杨柳,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修行者并不容易喝醉,但他这几天本就一心求醉,这天涯苦又的确不凡。

    年少的心为情感所惑,心中有万般的委屈,一下子瓦解了心防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喜欢,喜欢她。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,她为什么,为什么对我那么冷酷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。我为了她,为了她……我不知道跟谁说,他们都笑我!都偷偷地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值得笑话吗这很尴尬吧我自己!也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兄弟,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的滋味,就像这酒的滋味一样,好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兄啊,我这里,我这里!”

    他捶着自己的心口,捶得砰砰作响:“好难受!”

    一个超凡修士因为感情上的挫折而崩溃大哭,这一幕似乎很是荒谬。

    但姜望不觉荒谬。

    未处其间不觉苦,隔岸观火只称奇。

    旁人看来或许不值一提的小小挫折,对感情中的亲历者来说,很可能就是天崩地裂、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这与那个人有多强大无关,只取决于所投入的情感。

    有的人于感情是蜻蜓点水,有的人就真的会倾心倾意。

    再强大的超凡修士,本质上也只是“人”而已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,会爱会恨、会哭会笑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有件事情忘记说了,姜望的角色升了四星。起点给做了一个专属礼物,长相思。感谢大家对小望的爱护,比心)

上一章赤心巡天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